<var id="h1hf7"></var>
<var id="h1hf7"><strike id="h1hf7"></strike></var><var id="h1hf7"></var>
<var id="h1hf7"><strike id="h1hf7"><listing id="h1hf7"></listing></strike></var>
<var id="h1hf7"></var>
<cite id="h1hf7"><video id="h1hf7"></video></cite>
<var id="h1hf7"><video id="h1hf7"></video></var><cite id="h1hf7"></cite>
<listing id="h1hf7"></listing><var id="h1hf7"></var>
<cite id="h1hf7"><video id="h1hf7"><thead id="h1hf7"></thead></video></cite>

延安時期中國共產黨發展中醫藥事業的探索(下)

動態要聞
當前位置: 首頁>動態要聞

延安時期中國共產黨發展中醫藥事業的探索(下)

發布日期: 2021-10-22 15:55

第四階段(1943年4月~1947年3月)

中國共產黨發展中醫藥事業的思想體系的系統化

1944年3月22日,在中共中央宣傳委員會召開的宣傳工作會議上,毛澤東論述了政治、軍事、經濟、文化之間的辯證關系,最后指出“文化是反映政治斗爭和經濟斗爭的,但它同時又能指導政治斗爭和經濟斗爭?!泵珴蓶|提議:“從現在起,我們就要提出發展文化這個問題,請大家考慮考慮,調查研究一下。到今年冬天,我們開一個會展開討論?!辈⑻岢?,“我看這里面大致有四個問題:報紙、學校、藝術、衛生?!?/p>

關于衛生工作,毛澤東認為:“衛生問題是邊區群眾生活中一個極嚴重的問題,現在也把它放在文化問題里面講一講……現在延安只有三個醫院,而延安有多少人呢?黨政軍萬人,老百姓一萬四千人,享衛生醫療之福的人還不多。至于邊區其他一百三十多萬老百姓,則根本沒有人管?!辈⑻岢鰪摹坝柧氠t藥人才”、解決“藥品問題”“給群眾治病”“宣傳衛生”及“科學的發展和普及”等方面加強工作,“在五年到十年之內,我們要求得在科學知識普及方面的進步,醫藥衛生應該放在我們的計劃里,和生產計劃同時并進”。

毛澤東最后總結指出:“二十多年以來,我們黨首先學會了政治,后來又學會了軍事,去年學會了經濟建設,今年要學會文化建設?!?/p>

中共中央西北局開展籌備工作和全邊區的大討論

1944年4月15日,時任中共中央西北局書記的高崗約集5個分區地委書記及延安各有關負責同志召開座談會,討論文教建設問題。6月17日,西北局宣傳部與邊區政府教育廳、邊區文協舉行聯席會議,推選成立了文教大會籌備委員會。第二次籌備委員會會議決定成立5個文教小組,分赴邊區的5個分區進行文教工作典型案例的調查研究,為大會提供各種類型的經驗材料。

1944年4月29日,《解放日報》發表了《開展反對巫神斗爭》的重要社論。

1944年5月24日,毛澤東在延安大學開學典禮上講話,明確提出“中西醫合作”的主張。毛澤東在講話中首先講了延安大學辦學目的是為建設抗日根據地服務的,并分別講了如何學習政治、經濟、文化、衛生,他指出:“我們邊區政府的副主席李鼎銘同志是中醫,還有些人學的是西醫,這兩種醫生歷來就不大講統一戰線。我們提出這樣的口號:這兩種醫生要合作?!?/p>

毛澤東的講話再一次系統論述了中國共產黨關于抗日根據地建設的思想,在衛生工作部分明確提出“中西醫合作”。

為了落實毛澤東的指示,開好邊區文教工作者會議,延安《解放日報》等新聞媒體都行動起來,邀請名家,組織文章,開展大討論?!督夥湃請蟆钒l表社論《開展全邊區衛生運動的三個基本問題》,刊發邊區政府副主席李鼎銘的訪談錄、邊區政府教育廳廳長徐特立的講話、邊區中醫名家裴慈云的文章。在發展中醫藥事業的大討論中,“中西醫合作”思想受到廣泛關注。

邊區文教工作者會議

1944年10月11日~11月16日,邊區文教工作者會議召開。

10月30日,毛澤東在該會議上作以《文化工作中的統一戰線》為題的演講并指出:“我們必須告訴群眾,自己起來同自己的文盲、迷信和不衛生的習慣作斗爭。為了進行這個斗爭,不能不有廣泛的統一戰線?!薄敖y一戰線的原則有兩個:第一個是團結,第二個是批評、教育和改造?!薄拔覀兊娜蝿帐锹摵弦磺锌捎玫呐f知識分子、舊藝人、舊醫生,而幫助、感化和改造他們。為了改造,先要團結。只要我們做得恰當,他們是會歡迎我們的幫助的?!?/p>

在會議期間,《解放日報》發表邊區政府副主席李鼎銘的2次大會講話和1次“號召中醫公開秘方”的報道。

中西獸醫座談會

1944年10月30日~11月1日,邊區文教工作者會議專門組織中西獸醫座談會,時任中共中央副秘書長、中央書記處辦公廳主任李富春與邊區政府副主席李鼎銘主持會議,三天的座談會上,13位中西醫進行發言。

《抗戰日報》1944年11月10日刊載《李富春同志在邊區文教工作者會議醫藥衛生座談會上的講話》,文中提出:“在邊區,政治軍事和經濟建設都有很大成績,但文化建設還只在開始,而文化建設中最薄弱的又是衛生工作,特別是群眾衛生工作?!标P于新民主主義的衛生建設,李富春指出應包括兩個方面:“一為衛生運動與反迷信運動,改造群眾不衛生習慣,提高群眾衛生文化水平;一為普及和提高醫藥工作,這又包括如何幫助中醫整理其經驗使之科學化(能以現代科學知識為基礎),及如何豐富西醫經驗使之中國化(能吸收中國醫藥成果)的兩個問題。中西醫合作團結與改造中醫以共同進行衛生建設的方針,不僅適用于邊區與現在,而且適用于全國與將來,從不斷發展中做到中國全部醫藥衛生工作的科學化中國化,才是毛主席號召的中西醫合作統一戰線的最后成功?!?/p>

《關于開展群眾衛生醫藥工作的決議》

1944年11月16日,邊區文教工作者會議通過《關于開展群眾衛生醫藥工作的決議》;同年12月5日,邊區第二屆參議會第二次會議批準了文教大會通過的各項決議;《關于開展群眾衛生醫藥工作的決議》共包含6條決議,其中4條為:“一、邊區人民在政治上經濟上獲得解放,在支援戰爭發展生產的運動普遍展開以后,衛生運動就成為群眾文化運動中的第一等任務。二、為要撲滅大量的疾病死亡,第一項重要的工作就是普遍地開展衛生運動。三、醫療工作是衛生工作的后盾,也是推動衛生、反對迷信的有力促進者。西醫應主動地與中醫親密合作,用科學方法研究中藥,幫助中醫科學化,共同反對疾病死亡和反對巫神。中醫應努力學習科學與學習西醫,公開自己的秘方和經驗。四、邊區的大量巫神,主要是邊區文化落后以及醫藥缺乏和衛生教育不足的產物。因此,要消滅巫神,除一般的提高文化教育外,就首先要普及衛生運動和加強醫藥工作,否則就是主觀的空想?!?/p>

《關于文教工作的方向》

1944年12月6日,邊區第二屆參政會第二次大會上,邊區政府副主席李鼎銘作《關于文教工作的方向》的報告。李鼎銘代表邊區政府提出“對于今后邊區文教工作的基本意見”。他指出,今后的任務就在于,在不妨礙生產和服務于生產的條件下,開展衛生、教育、報紙、文藝的大規模群眾運動。為此就須在已有的基礎上進一步做到以下各項:

第一,政策方面,必須實行廣泛的統一戰線政策,聯合一切可以聯合的中堅力量,團結、幫助與改造他們,使之與我們并肩向封建文化的殘余進軍。

第二,實際工作方面,救命第一,黨政軍民學各界必須針對各地具體情況,進行群眾中的衛生教育。提高婦女的衛生常識,尤為中心環節。一切部隊機關的西醫必須兼為群眾服務。幫助、研究、改造中醫中藥。對一切中醫,勸其公開秘方與經驗,勸他們努力學習科學、改進自己的業務。進行崔岳瑞運動,在群眾自覺基礎上改造巫神與破除迷信。各分區、各縣應做出具體的衛生醫藥工作計劃,列入地方施政總計劃中。

延安時期中國共產黨發展中醫藥事業的思想體系

邊區文教工作者會議,是中國共產黨為適應在政治、軍事、經濟等方面取得成功經驗后加強文教工作的需求,總結在邊區全面執政中的文教工作(宣傳、教育、藝術、衛生)中的不足和經驗,由毛澤東提議,并經各相關方面充分調研、討論的基礎上召開的,對于中國共產黨具有重大的歷史意義。

中國共產黨發展中醫藥事業的思想體系包括兩個中心工作、一個宏偉的目標和一條統一戰線。

兩個中心工作——加強醫藥工作和開展衛生運動。

加強醫藥工作,一是加強群眾的醫療就診工作,二是加強中藥的采購和生產,尤其是中成藥的工業制造,解決群眾看病難、用藥難的狀況。

開展衛生運動,與發展醫藥工作并重,通過加強衛生宣傳教育,改造群眾不衛生的生活觀念和習慣,破除迷信反巫神。

加強醫藥工作和開展衛生運動,是延安時期中國共產黨衛生醫療事業的中心任務,也是發展中醫藥事業的中心工作,體現了中國共產黨的群眾觀點和立黨為民的初心。

一個宏偉的目標——中醫科學化。

延安時期中國共產黨提出的“中醫科學化”有3個特點,一是承認“中醫有合乎科學的部分”,這一認識是科學化的基礎;二是“中醫科學化”重在提高,與“加強醫藥工作”和“開展衛生運動”的普及工作相互協調,共同擔負起發展邊區中醫藥事業的歷史使命;三是“中醫科學化”必須走“中西醫合作”的道路,兩者是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并形成中西醫雙向對接的研究思路和方法,即以現代科學知識為基礎幫助中醫整理其經驗使之科學化,又吸收中國醫藥成果豐富西醫經驗使之中國化。

由此,形成了中國共產黨關于“中醫科學化”的主張。

統一戰線——中西醫合作。

延安時期中國共產黨提出的“中西醫合作”,是“中醫科學化”最優的發展路徑,也是團結全邊區的中醫、西醫,共同完成為全邊區人民生命健康服務的神圣使命?!爸形麽t合作”是中國共產黨的統一戰線思想在指導發展中醫藥事業時所得出的思想認識的結晶,是一個重大的理論成果。從初期的“中西醫團結”“中西醫結合”到“中西醫合作”,其理論思想路徑一脈相承。

在邊區,只有部隊、機關中有西醫生,人數不超過兩百人,廣大農村只有中醫生,約有一千余人,因此,邊區的中醫成了邊區衛生醫療工作的主力軍。將散布于農村中的中醫,組織成一支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衛生醫療工作隊伍,主要需借助“邊區國醫研究會”的力量。國醫研究會加強組織建設,在各分區、各縣都興辦分會,形成網絡化組織形式。國醫研究會通過興辦中醫培訓班,培養中醫人才。國醫研究會是團結、幫助、教育、改造中醫的組織,也代行部分政府的職能。

延安時期中國共產黨發展中醫藥事業的探索,深刻地影響著中醫藥事業在中國的發展方向、發展路徑。

陜甘寧邊區中醫藥組織機構的創新與建設

醫藥衛生合作社運動

邊區的合作經濟組織陸續出現了醫藥和衛生合作社,最為著名的是邊區保健藥社。1944年,延安市大眾衛生合作社成立,與保健藥社一起成為邊區合作醫藥衛生組織的中堅力量,掀起了一場興辦醫藥衛生合作社的運動。

陜甘寧邊區保健藥社的發展。

1944年邊區政府辦公廳主編的《醫藥衛生模范社》之《保健藥社》載:“各縣成立分社共26處,分布在延安、延川、清澗、綏德、吳堡、神府、子洲、子長、延長、固臨、志丹、甘泉、富縣、靖邊、定邊、環縣、曲子鎮、華池、安塞,延安市等20個縣市?!?/p>

延安市大眾衛生合作社。

1944年春,延安市出現時疫,240多人死亡,老百姓需要更方便及時的醫療組織。邊區政府于1944年5月5日組織發起人會議籌備,至5月25日,大眾衛生合作社正式成立,延安市商會會長王克溫出任主任。

大眾衛生合作社,又稱中西醫聯合診療所,實行“中西合作,人獸齊治”的辦社方針。目的在于解決群眾的醫療困難,同時還要破除迷信,反對巫神,提倡科學,治病救人。辦社模式為“民辦公助”。

“民辦公助”是中國共產黨在邊區經濟建設中的一個偉大創舉,調動了群眾興辦衛生合作社的積極性,到1946年,邊區已有衛生合作社43個。

邊區政府民政廳所屬的2個經營性醫藥合作社——保健藥社(始為“公辦”,后為“民辦公助”)和大眾衛生合作社,與邊區政府領導的2個民眾團體——國醫研究會和中西醫藥研究會,成為邊區醫藥衛生系統中的重要組成部分,不但共同承擔了邊區的衛生醫藥事業發展的任務,也是團結邊區中醫的重要組織?!皟缮纭薄皟蓵笔茄影矔r期中國共產黨對發展中醫藥事業的組織形式和運作模式的積極探索,影響深遠。

陜甘寧邊區中西醫藥研究會

中西醫藥研究會。

邊區最早成立的中西醫藥研究會,是1944年5月9日三邊分區成立的中西醫藥研究會,會長高丹如、副會長王照新。1945年1月15日,召開了會員大會時到會的會員有40多位。

1944年8月,延安市西區中西醫學研究會成立,會長周毅勝。

陜甘寧邊區中西醫藥研究會總會。

1945年3月13日,陜甘寧邊區中西醫藥研究總會召開成立大會,邊區政府主席林伯渠、副主席李鼎銘主持會議。林伯渠指出:“中西醫合作之后可以交流經驗,使中醫的經驗與西醫的科學方法相結合,而能創造新的醫理和醫術,對中國將來的醫藥建設亦有重大意義?!?/p>

李鼎銘號召:“打破過去成見,親密團結,共同為邊區人民服務,并具體實現‘中醫科學化,西醫中國化’之號召?!?/p>

總會聘請邊區有聲望的中西醫參會,35人組成執委會,執委會推選13人組成常委會,推選李鼎銘、劉景范為正、副會長,聘請傅萊等5位國際友人為顧問,分設中西醫兩部及秘書處。

陜甘寧邊區中西醫藥研究會分會、支會。

按《陜甘寧邊區中西醫藥研究會暫定組織簡章》第四條:“邊區設總會,各分區設分會,各縣必要時亦可設立支會?!?/p>

1945年5月,關中分會成立,楊直為會長,謝華、楊再泉為副會長。

同年5月底,靖邊縣中西醫藥研究支會成立。以后各縣支會陸續成立。

中西醫合作

中西醫合作滅白喉

1944年5月,邊區定邊城區出現了白喉疫情。在警備三旅衛生部長王照新建議下,三邊分區成立了中西醫藥合作研究會,團結全地區的衛生力量,中西醫結合,中西藥并用,同時發動群眾挖土產藥材自制藥物,利用一切有利條件治病救人,克服醫務人員、藥材、資金等嚴重匱乏的困難,戰勝了白喉疫情。

中醫公開秘方

1944年邊區文教會上,李鼎銘號召中醫公開各自的秘方,由政府匯集付印,分發各地采用。當場子州中醫馬汝林立即將兩本秘方交出,其他醫生亦先后講出了自己經驗和秘方。

西醫學習中醫

在中西獸醫座談會上,近代針灸家任作田自愿把他三十多年的針灸行醫經驗貢獻出來,希望西醫界深入研究針灸治病的理論。時任國際和平醫院院長魯之俊、中央軍委衛生部門診主任朱璉當場報名,其后跟隨任作田學習針灸。

任作田在“九?一八”事變后來到延安在邊區政府保安處工作。為響應“精兵簡政”號召,他決定自謀職業,利用自己的一技之長創立“民辦公助”的延安針灸療病所。這是當時延安唯一的針灸診療所,兩年時間里,依靠傳統針灸療法,治療各種疾病和疑難雜癥的臨床治愈率達到80%以上,在干部群眾中享有很高的聲譽。中央、邊區和軍隊的很多領導人,都在這里治愈了多年不治的痼疾。

任作田與魯之俊合作,對80例患者進行臨床觀察,涉及內、外、婦、兒、五官等多個門類,經過中西醫比照研究,認為針灸方法有刺激血液環境、增加白血球、興奮神經機能、增強新陳代謝作用,可以促進疾病痊愈,與蘇聯發現的神經系治療方法,在理論上有共同之處。之后魯之俊對個案進行具體分析,總結出針灸療法對于主要由神經系統引起的疾病具有顯著療效,其醫學原理在于針灸可以調整自主神經、消退各類炎癥、增加人體抵抗能力,并能幫助診斷。

1945年6月~10月,《解放日報》連發4篇關于魯之俊研究中醫的報道文章。魯之俊和朱璉,還把中醫針灸推廣到野戰部隊,深受歡迎。

1945年7月2日,《解放日報》刊載報道稱,邊區政府特別授予延安針灸療病所所長、名老中醫任作田和國際和平醫院院長、著名外科專家魯之俊“中西醫合作模范醫生”的光榮稱號。(宋珍民 王妮? ?陜西中醫藥大學)

陜西省中醫藥管理局 版權所有  地址:陜西省西安市蓮湖路112號 郵編:710003

陜ICP備14000126號 陜公網安備 61010402000409號 網站標識碼:6100000147

alt
altaltalt alt
无码国产精品一区二区免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