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鐵道職業技術學院

 學院首頁  學院概況  人才培養  招生就業  國際交流  校企合作  教育科研  繼續教育  信息公開  English 

教 務 處 鐵院清風
資產管理 團學工作網
國際交流 鐵道工程學院
鐵道運輸學院 鐵道動力學院
鐵道電信學院 鐵道建筑學院
基礎課部 軌道交通學院
體 育 部 校 友 網
思政部 專項治理

當前位置: 學院首頁>>教育科研>>正文

每周薦書——《原來姹紫嫣紅開遍》
 

 

《原來姹紫嫣紅開遍》:溫柔而理性的執守

透著清香的樹,爛漫的山花和飛起飛落的鳥兒……在春的簇擁下,我欣然打開了遲子建的《原來姹紫嫣紅開遍》。

誰說春色不憂傷?是遲子建的《原來姹紫嫣紅開遍》里頗讓人觸動的一篇。目錄里看到這個篇名,我的心不由得一緊,就連翻書的手也跟著微微顫動。直覺告訴我,這憂傷的春色與過往有關,與愛有關。我沒有采花,因為以往采回的野花,會放到床頭桌上,照亮兩個人的夢境。看到這里我已淚眼婆娑,物是人非是生活中沉重的一筆,這樣的傷痛也讓文字愈發深刻。別離和失去,讓原本燦爛的春光暗淡凄冷,曾經可人的野菜野花、莊稼和牛羊,都變成了如今淚眼中的灰色。

而當我還沉浸在憂傷的春色里時,作者筆鋒一轉——“我想一顆依然能感受春光的心,無論怎樣悲傷,都不會使她的軀殼成為朽掉的木。縱使愛情的春光抽身離去,生命的春光依舊閃爍!只要我們心里住著春天,吹綠了山的春風,染紅了花的春雨,一定也能溫暖我們的心,它可以是冰雪一點一點化開的恬靜,可以是千樹萬樹萌發的欣喜,也可以是根芽萌發時的拼爭和勇氣。

遲子建從極北的春天起筆,寫春卻也不盡然是春天。全書分為《原來姹紫嫣紅開遍》《斯人獨憔悴》《是誰扼殺了哀愁》《假如魚也生有翅膀》四輯,有對極北天氣的禮贊,有對童年往事的懷想,有對創作生涯的回望,也有對社會現象的臧否。

好的文字能讓人產生共鳴,還能帶給人力量。在遲子建對年貨的回憶里,我也找到了一些相似的記憶——臘月的忙碌,除夕夜的歡騰,還有對那些一去不復返的時光的懷想。對于過往,原來姹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的無奈和哀傷,在一路走來的磕碰中也多少感受到過。好在繁華落盡,我心存余香,像作者一樣,便是身處極寒之地,也要勇敢地幻想春天。

她一面用溫婉的文字描繪時間行走的軌跡,最初它是墻上的掛鐘,然后是日歷、手表,到現在的電腦、手機,時間如繁星一樣到處閃爍著,也愈發匆匆;一面又理性地告訴我們,掛鐘上的時間只是時間的一個表象而已,只要我們在行走,時間就會行走,擁抱時間才能享受生活。

對于寫作,遲子建是理性而不失溫柔的,她這樣表達自己對文字的向往——居于凡塵,卻又每時每刻向往著讓筆觸企及日月星辰,企及逍遙的寒徹。這個世界演繹了許多生生死死、悲歡離合的故事,這些實實在在的生活,在思想馳騁的盡頭,誕生了另一個全新的世界。就像她說自己最早的啟蒙文學不是唐詩宋詞,而是童年那些質樸而又奇詭的故事。這一點我是有所感觸的,在我羞澀提筆之初,我的腦海里最先浮現的是我的家鄉——母親蒲扇下的故事,祖父在田地里辛勞拱著的脊背,鄉人齊心使勁喊的號子,還有那些青磚黛瓦、裊裊炊煙、夜空星辰、蛙鳴鳥叫……

遲子建斷定多數作家是依賴于心靈的激情而成就自己的,這在她身上也得到了證實:她察覺到自己常常沉湎于一種又一種的故事設想中,有意無意地制造憂傷,并且從中感受到一種美麗。雖然我才嘗試提筆,但這樣的感覺有時也會悄悄在心底生出,以物喜也以物悲。我不能確定這種多愁善感是好是壞,可我慶幸自己擁有富余的情緒和敏感的內心,去描繪生活的形狀,去感受生命的重量。

在遲子建的眼里,那些不經意間寫就的文章,就像居室盆缽里的野草,生機繚繞,帶給她無限的感動和遐想。我也希望在這復蘇之際的春色里,屬于我的那盆野草也能吐露新綠,在穿透陰霾的陽光下,在涼薄而喧囂的塵世間,率性自由地生長。如若可以的話,我也愿將這樣的野草,捧給親愛的讀者。

注:書目信息來源于新華網

 

關閉窗口

 天津鐵道職業技術學院  地址:天津市河北區建昌道21號
ICP備案號:津ICP備12006200號
津公網安備 12010502100177號

日本高清免费毛片大全